高原筑路人

2020-08-28  部门:  作者:  来源:

西藏那曲市C731线至索县荣布镇拉色村公路改建工程

    在西藏,都说远在阿里,苦在那曲。在那曲,当地人说,一年只有两季,冬季和“大约在冬季”。

    平均海拔4500多米的那曲,空气中含氧量不足内地的一半,在这个被称为“生命禁区”的地方,自然、地理、气候、交通都十分恶劣,这里高寒缺氧,夏天紫外线强烈,大雨来临时随处可见泥石流以及山体滑坡,冬天更是大雪纷纷,导致山路被封。就在这样严寒酷暑的条件下,常年驻守西藏的泰通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修筑公路、架设桥梁……为当地交通建设事业贡献力量。

    泰通建设集团西藏那曲市C731线至索县荣布镇拉色村公路改建工程,就在那曲市“东三县”之一的索县。该工程线路全长5.128公里,起点位于Y053线至索县荣布镇帕达村公路改建工程K5+213附近,终点位于色拉村村委会,总工期12个月。索县沟壑纵横,河流交错,山多路险,属高原亚寒带季风气候,空气稀薄,雨雪较多,气温低,日照充足,日温差较大,年平均气温-2℃,一月平均气温-9.9℃,七月平均气温11.2℃。

    “项目所在地海拔高、气候条件差、基础配套薄弱,艰苦的施工条件,让留人成了最大难题。”说起这一年来在项目部的施工感受,项目经理陈继龙向记者介绍,项目部刚刚驻扎之时,生活条件极为不便,住的是“羊房”,用水都是山上流下来的水,采购生活物资要翻越30里的山路到镇里采购。由于高海拔地区水的沸点低,食堂的米饭面条总是“蒸不熟煮不烂”,为了给项目建设者提供一个好的饮食环境,他们还专门请了一位做饭师傅,谁知没多久师傅竟主动请辞了,此后又因气候条件难以适应,又接二连三有施工现场工人离开项目,“这些问题倒逼我们调整招人方向,最终稳定下来的建设者都是有高原工程经验的人”。
    “山里没信号,天气又阴晴不定,这些都极大增加了公路施工的难度。”施工现场测量员曲贵会说,在他参建的工程里,在索县修公路的日子一直在“上气不接下气的爬坡”。他介绍,由于工程路段没有信号,进山便处于“失联”状态,他们只能选择对讲机能够有效联络,以方便施工的协调配合,“白天太阳大、紫外线强,有时在现场来来回回步行三五公里到不同点位是常有的事,一天下来真是累得都没力气吃饭。”安全员赵洪亮向记者感慨,“风吹石头跑,夏天穿棉袄。白天干活呼哧带喘,晚上睡觉胸口就像压块石头,有时候脑袋就像要炸裂了的痛。在这种极限环境下作业,真的是靠意志力在拼”。
    “当地生态系统脆弱,抗干扰能力低,所以施工中我们始终小心翼翼,不敢多挖一铲,尽最大可能保护周边一草一木。”项目经理陈继龙告诉记者,该项公路改建工程面临很多技术难题,比如高海拔高寒地区,施工区域均为季节性冻土发育区,冻土产生冻融会破坏路面结构;项目所处位置艳阳高照与大雪纷飞不过一瞬之间,剧烈气温变化易导致摊铺料散温过快,影响施工质量……这一系列问题,项目部都通过技术攻关得以破解,而最大的考验则在于如何使一项工程过后对当地的自然环境不伤半分。
    项目部多次对接业主单位,审慎安排施工计划与技术方案。受疫情和冬休期的影响,复工后项目尽可能的加快节奏,为防止给当地老百姓以及植被造成影响,项目部大到施工弃土、废弃混凝土,小到一些废料,都通过严格的举措确保不对周边一草一树、一江一河造成任何污染。“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内心必须对当地的一切心存敬畏。”谢常友政委说。
    目前,工程建设正在按照计划向前推进。回望点滴,陈继龙坦言“痛并快乐着”,“从颠簸的泥泞路到形状初现的致富路,在藏区这样一幅绝美画卷上添上一笔,也是我们作为筑路人莫大的荣幸”。

他们步履匆匆
很少有时间驻足身边的风景
他们时常反思和总结
尽力使项目少出问题终获圆满
他们手握计划、进度和成本
希望尽早把项目交付
让想法变为现实
为公司的组织战略贡献一份力量。


分享到: 更多